服務熱線:13955133297
染料的冷知識
發布時間:       閱讀次數: 17602

盡管清代宮廷服裝的色彩繁多,但是染料都取材于生活周邊的用材。也就是說,通過紅花、靛青、蘇木、黃檗、橡碗子(麻櫟樹果實的殼斗)、五倍子(鹽膚木的蟲癭)、黃櫨、梔子、槐米這9種原料,通過不同套色比例以及工藝就可以染出這40多種顏色了,真是令人意外呀。

由于天然染料的色牢度遠遠不及我們現在的化學染料,洗了掉色怎么辦?答案是:不洗!首先穿完有專門的機構負責打理,而且龍袍做工精細,用的金銀繡線稍加洗滌就會破損,所以龍袍都是一穿到底,而且據史料記載,故宮現存的許多龍袍甚至都沒有穿過。

中國絲綢博物館的正門口有兩棵槐樹,9大染料之一的槐米就是槐樹還沒有開花的花蕾,經過明礬媒染得到明黃色,也就是龍袍上的顏色。

有了原材料和配方,怎么才能做到最標準的乾隆色卡呢?劉劍團隊運用了嚴格的多重證據論證法,首先從文獻上記載的染料配方出發進行實踐,接著再用精密的分析儀器鑒別清代文物上的染料種類,最后再用色譜儀比對同時期存世的乾隆服飾色彩以及復原色卡的顏色數值。為了達到最標準的乾隆色卡中的效果,一個顏色就要反復染十幾個樣品。

當然,復原染色的過程也不是一帆風順。比如魏瓔珞身上的紅色宮服,在清中期,是用紅花染的,就是在中藥房中能買到的活血化淤的紅花,在江浙一帶,溫州用紅花染色格外有名,有“溫紅促綠”這個說法。

確定染料和方法都沒有錯,但是都染了5次了出來的效果怎么還是粉紅色的?劉劍請教了日本專家山崎和樹才知道,原來要染出正紅的效果,基本要染13次。又比如富察皇后身著的石青色女褂,由靛青色套染五倍子,而靛青的來源就是板藍根的莖葉發酵得來的。套染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在復原紫紅色的過程中發現,染色順序必須先用靛青再用紅花,因為兩種染料對于上色的酸堿性要求不同,因此必須恪守“先藍后紅”的原則。

既然植物染料的色牢度和穩定性都不如現代化學染料,那為什么不直接用化學染劑去復原乾隆色譜呢?國絲館館長趙豐分享了一個故事,在一種綠色的復原中他們碰到了瓶頸,找到了最后一名有可能將這種綠色復原出來的匠人,但是由于第一年冬天氣溫不夠低效果并不好,而第二年冬天再去拜訪,老爺子已經中風,遺憾至極。植物染色的傳承不像刺繡女工的關注度高、傳承好,已經出現了斷層,但是當年從我們國家學過去的染色技術在日本保存得更好,需要我們去修復文化斷代,因此植物染色更多的是具有文化意義。

新浪棋牌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