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熱線:13955133297
楊娟人物畫展
發布時間:2018-07-29       閱讀次數: 22516
            楊娟 (涓子),豫西人氏,大學副教授;畢業于河南大學美術系、河南教育學院中文系、首都師范大學美術學院首屆研究生學歷班;現為中國國際書畫研究會會員;國家一級美術師。學術論文《中國美術教學改革構建》《新世紀美術素質教育》《寫意精神是藝術的靈魂》《中國畫寫意性思維及觀念的形成》《中國畫寫意精神芻議》等十多篇分別在國家級、省級獲獎并分別發表在《美術觀察》《美術大觀》《教學評論》等國家級刊物上;出版四部美術專業教學用書和《楊娟畫集》《楊娟寫生作品集》《涓子水墨人物》《墨痕》等。作品《秋韻》《風情》《天界子民》等分別獲河南省中國畫展一等獎和優秀獎;2008年《眸》搭載“神州七號”飛船遨游太空;2012年《觀戰》獲“話說武當”全國中國畫作品展優秀獎;12月作品《午陽》入選全國第三屆中國畫線描展;2013年《掘進隊》入選全國中國畫作品展;2014年3月《追光者》入選“八荒通神”中國畫作品展;《暖風》入選鄧小平誕辰110周年全國名家邀請展;9月《生發》入選“吉祥草原”全國中國畫作品展;《拓荒曲》《礦工圖》《甜》《秋韻》等十幾幅作品被文化部、中國美協、中國國家畫院美術館、日本、新加坡、韓國等友人和收藏機構收藏。




 



 



 



生  命  之  重

若嵐


        也許是命運的擺弄,打從記事的那一天起她就與繪畫結下了不解之緣。從此一種濃郁的生命情懷深深地烙在了這位弱女子的腦海,成為一生一世不棄不離的追求。 “十年磨一劍”。楊娟就是這樣在感受生命之重的悲情凝重、素樸稚拙的氛圍中走上畫壇,用自己的心境去敘說中原人類文明史的深切感受, 她真摯的情感、灑脫的筆墨點燃著激情,純粹而無謂的敘寫著生于斯長于斯的土暮群體。故而楊娟的繪畫在當今的畫壇有了自己的鮮亮,那種獨有的“一方水土一方人”的精心打造,深深地傳達出底層人類生活的滋味與困苦,迷惘與俳徊、希望與夙愿已成為農耕文明最后一抹亮光的極致涂抹。 人們從她的畫作中,不難感受到她畫筆的沉重與腳步的穩健。曾幾何時,她用一個女人的嗅角和心力,在豪杰輩出的土地上去感悟“齊魯青未了”的滋味,在荒蠻的故地去參禪“燕趙悲風”韻致,或為從張擇瑞清明上河圖里的那艘木舨,潮流而上,飄過盛唐的土塬,淅灑著石壕暮雨,仿佛洌洌的旗風下,一隊隊人馬披著蓑衣唱著纖歌,高挺著頭從河域棧道上逶迤前來,最后幻化成為敦煌里的一幅飛天。 這就是楊娟同腳步和畫筆在丈量自己藝途的剖面。 這些在傍人看來多余的舉動,卻為楊娟的沉郁畫風做了最為有力的鋪墊。行走天下,她沒有忘記自己的根,在放慢了腳步那一刻,用目光停留在漫長歲月下的那塬、那土、那水、那人。在放慢了腳步那一刻,是生活的饋贈,楊娟肩頭的擔子更多的是責任,為妻、為母、為師,閱人無數,何來一種輕松感?“天行健君子將自強不息”,這喚起的內心深處的格斗,注定將自己囚束于畫室,于自己軀體極限的抗爭,宣紙上渲滯出亢奮的精彩,成為踐行傳統與現代畫理的證明,不囿成見,師古則不擬古,兼容并蓄,用古今眾長,澆自己胸中塊壘,“為伊消得人方悴”。 其實,放慢節奏,我們觀現今楊娟的畫作,在前守傳統的規矩時,仍能看到大師的影子,這與她脫變前所學油畫專業有關,也正是扎實的功力,成為飛升羽化由必然王國到達自由王國的不二法門。 

      近年來,人物畫在藝術形式語言上的面貌日趨多樣,但又失之偏重形式、技巧的因素,弱化了人本身的精神內涵。故而在偏執近乎花俏讓人不知所措的狀況下,必然導致畸形格局。面對現狀,楊娟似乎做了苛意的選擇和有意的逃避,首先題材上她選擇了賦有時代氣息和具現實意義的辛苦勞作中的礦工兄弟和豫中、豫西生于斯長于斯的無數勞動群體,他們的存在與生活,是一種樸素無華、云淡風輕、默默無聞的靜謐世界,近乎“與世隔絕”。從遠古走來,人們寓居在天園地方,日出而做,日落而息,其實這種“慢城時代”最是我們人類的生活方式。不太富裕落后貧瘠,打磨出最為質樸的生活底色,這里的人們憨厚、老實、本份,人與人充滿著善良與親和,這種“詩意的棲居”,也只有現代發達的生產力才將其徹底的打破,轟鳴的機器將耕牛視為動物園里的獵奇,一種浮躁的局面終于顯現,一座座農舍被煥然一新,一片片耕田被高樓林立,生活在這里的人們不得不棄離祖祖輩輩安于職守的田園生活而棄家遠離,重新打造一番“時尚生活”。當年輕人離開家園,走到陽光下遭受風薅日曬時,然而楊娟在把握捕捉這一歷史瞬間的時刻,表達對象的眼框里浸著淚滴,透著迷惘和惋惜。這種結果無疑于鄉土塬上一場瘟疫,使生存在此的人們心靈遭到了空前的浩劫。 其次,細品楊娟的作品,最為顯眼的畫面被單一的墨色所覆蓋,這恰巧是中原人生活狀態最為原始的底色,這種“熟悉的陌生”,一方面真實的還原了表現物類的本來面目,另一方面則盡量摒棄了繪畫中顏色的主體地位,這就是特定歷史背景條件下畫家“隨類賦彩”的高明。故而楊娟在表現中原地域人物特質的同時將“似”提升到“神”的地位。傳承了遠古畫壇的沉郁之風,到了“類已非類,情同此情”的準確把握,這種智慧的釋放,使刻畫的對象“生機勃發,歷歷在目焉”。 楊娟的成功,憑藉著她個人修養與學識,找到了一個傳統與現代的突破口。中國畫的創新與變革,即是完善自身藝術語言與點、線、面的過程中,找尋古代文化特質與現代語境的結合。即對傳統筆墨程式化的突破,又要具有新的表現樣式,從而遞升到作品感人的深厚內涵。楊娟的水墨人物憨暢淋漓,灑脫洗練,在把握人物傳神的基礎上,筆墨凝重、厚實,線條遲澀、老辣,在背景的選擇上采用古意拓展和現代意象造景,擬古則古,擬今則今,跌宕起伏的水墨,肌理斑駁,相互滲透,濃淡干濕的對比,為古塬人物造像達到了氤氳紛呈的境界,即舒緩地傳達古代水墨的韻致,又自在地張揚著現代氣息,創造出“筆墨當隨時代”的個人風格。

      應該說楊娟心底想把自己生活過的這塊熱土塑造為田園牧歌式的灑脫,她的性情與才情決定了她不能刻意的去把握、去改造。因為現實這里還不富裕,生活在本土的人們,還不得不去為“五斗米而折腰”,也正是這種悲情式的關注,奠定了楊娟沉郁愴然的畫風,是它把獨特的底層土著民族推上了時代的藝術殿堂,造像般的展示,洗煉的筆觸整體上表達了她駕駛題材的才情與逸致。 楊娟筆下人物的造型特點尤為鮮明,她打破常規的再現對象,用獨特的視覺語言主動的尋找自己的造型意識,達到觸及心靈的精神內涵。在充分塑造人物個性的同時,設色和用墨,是由最初的青澀到純熟的大化,利用水和墨的碰撞以及黑白灰的層層積壓,水墨的構成與沉著的色彩運用,最終形成濃郁的蒼然畫風,極富滄桑感和負重感。其實這些技法的精嫻運用,為聚焦人物特質均起了奠基作用,她利用相對寫實與主觀抽象的相互映襯,在有序展開的濃淡紛呈中,構成了一種極具時代氣息的視覺和弦。 沉言寡語的楊娟,寫下感言“我為平民說我話,我為眾生言我語......人作為永恒的生命符合,負載并把握著不同歷史時期的方向轉換與精神取向,在藝術本有的天命中,以最原始和素樸的姿態呈現這個時代最可寶貴的東西——靈魂的凈化與良善。當我翻揀著原初的心印,盡管事與愿違,但靈魂深處的那份真切感受和希望,始終是我前行的航標……人應該為善而生,為真而活,為美而創造,為人類的進步而奉獻……”這便是楊娟藝術坦言與自白,這是一種脫離時尚,無有鉛華功名利祿的承諾,如生命之重。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睏罹甑纳绞綍橹淋蟿忧榈囊徊菀荒,一石一土,秋風卷起人們彼此的舊影,歪斜的田埂小路,老漢扶著一掛殘犁,揚著尾巴的牛叫著,天際映顯一捧輝光打亮,渾然為一幅幅歷史的動靜!當這里人們無拘無束地在鄉場田間輕吟曾經的風韻流年,那額頭的汗珠風干為剔透晶瑩的琥珀,素樸的畫面無味無香,卻值得讓人珍藏到時光紀年的無限。 楊娟的畫如斯而已,這便是黃土塬上刮過的一縷清風,一絲白云,一塵細土,一股涓涓細流,形成永恒的時代印記。  (著名文藝評論家     若嵐)



 

































新浪棋牌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