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熱線:13955133297
“東海攬月——桂雍書畫展”將于12月22日在上海開幕
發布時間:2018-12-13       閱讀次數: 17121

圖片

南國夢既行,東海月可期。桂雍書畫展全國巡展第二站“東海攬月”已定于12月22日在上海舉行。展覽將于12月22日下午2點22分在上海市延安西路238號市文聯展廳正式開幕,持續至12月24日。

圖片

據悉,此次書畫展將展出百余件作品,多為桂雍先生近五年創作的成果,中堂、立軸、條屏、對聯、橫披、斗方等各種形式一應俱全,真、草、篆、隸、行諸體兼備,且多以榜書、巨制呈現。此次展覽由中國書法家協會新聞宣傳工作委員會、安徽省書法家協會、上海市書法家協會主辦,上海霽霖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桂氏文化研究會、安徽美術出版社、上海書畫出版社承辦,安徽鄧石如書法院、安徽黃賓虹畫院、安徽日報書畫院、合肥印象濱湖書畫院、君山傳媒集團、時代藝品公司等單位協辦。

圖片

桂雍簡介:

圖片

桂雍,字棚子,號申齋,別署樂賢堂主。上世紀五十年代末生于淮河之畔鳳臺,八十年代初求學于長江之濱蕪湖,就讀于安徽師范大學。自學生時代起,即嗜好文藝,癡迷書畫。大學期間,有幸隨曹寶麟老師學習書法,隨方詩恒老師研學繪畫。幾十年來,無論寒暑,從未間斷。其書初習顏楷、魏碑、漢隸,后習“二王”、宋四家及明清諸家,尤于蘇黃頗為用心。其畫得方詩恒先生真傳,深刻領悟乃師顏文樑、呂斯百等人的藝術理念,努力實踐徐悲鴻先生倡導的現實主義精神,廣泛汲取石濤、八大、吳昌碩、齊白石、潘天壽等大師的筆墨意趣,畫風清新典雅,自然灑脫。在注重創作的同時,積極從事理論研究,有近六十萬字評論文章發表于國內專業報刊。此外,還有《藝林試步》《藝林散步》《桂雍書法集》《中國書法家全集·齊白石》《歲月留痕——桂雍書法三十年》等著作出版。先后擔任中國書法家協會學術委員、編輯出版委員、新聞出版委員,安徽省青年書法家協會主席,《書法之友》雜志執行主編,F為安徽省書法家協會副主席兼學術委員會主任、鄧石如書法藝術研究院院長、安徽美術出版社編審、國家一級美術師。

圖片

桂雍先生這一次的巡展,在業內也有較大的反響,安徽省文聯主席、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王雪和中國書法家協會學術委員、《書法》雜志原執行主編胡傳海等都表達了對書畫展的期待。

安徽省文聯主席、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吳雪

“東海攬月——桂雍書畫展”是桂雍先生全國巡展第二站。2016年12月在廣東東莞舉辦的“南國尋夢——桂雍書畫小品觀摩展”以扇面、斗方等小品為主,而此次上海展則以大幅巨制見長。

桂雍先生作為與新時期同步成長起來的一位書法名家,幾十年來一直潛心從事書法創作和理論研究,所取得的成就令人矚目。著名作家、文藝評論家王玉佩先生早在五年前就在《中國日報》撰文,稱其為“新文人書法的積極開拓者”。著名書法家、詩人、學者,中國書法家協會原副主席、北京市書法家協會主席林岫先生亦對桂雍的藝術成就予以褒獎,有詩云:“自在方圓遒勁之,縱橫揮灑矯如矢。難能逸筆開新面,東卉門前出一枝!眹鴥葧液屠碚摍嗤缟蝙i、尉天池、陳振濂、劉恒、張學群、胡傳海、黃君等也都從不同角度對桂雍的藝術成就給予贊賞和肯定。

此次展出的百余件作品,多為桂雍先生近五年創作的最新成果,中堂、立軸、條屏、對聯、橫披、斗方等各種形式一應俱全,真、草、篆、隸、行諸體兼備,且多以榜書、巨制呈現,具有極強的視覺沖擊力,充分展現出桂雍先生深厚的創作實力和強烈的創新精神。令人可喜的是,桂雍先生近年又偶染丹青,山水、花鳥、人物各種題材均有所涉獵,率性為之,均不乏佳構。

上海作為一座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國際大都市,也是中國社會經濟、文化藝術等綜合實力最強的城市,來此辦展是桂雍先生的夙愿。相信,他的這次展覽一定能給有“東方明珠”之稱的上海灘吹來一陣清風,為長三角文藝聯盟的發展產生積極的影響。衷心希望桂雍先生能保持良好的創作狀態,不忘初心,砥礪前行,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征途中創作出更多更好的精品力作。

按照桂雍先生的計劃,“東海攬月”之后還將陸續推出“北疆探珠”“西天問道”等不同形式的展覽。我們有理由相信,他的這些愿望會在不久的將來得以實現,他創作的藝術作品也會隨著展覽傳遞到祖國的四面八方,贏得更多人的喜愛和關注。我們充滿期待……

中國書法家協會學術委員,《書法》雜志原執行主編胡傳海

快意人生的寫照——談桂雍的書法創作

在當前書壇,皖派書法呈現一派生機勃勃的氣象,他們或繼承鄧石如以來的寫實性傳統,以北碑雄渾的筆意出之,或以桂馥、鄭谷口那種寫意筆法來進行創作,出現了一批具有極強創作實力的書法家,其中桂雍就是皖派書法代表性人物之一。

桂雍書法藝術的特點就是率性而為,不假雕飾,大氣磅礴,靈動飄逸。桂雍下筆之時顯得胸有成竹,故一路寫來,勢如滾珠,筆法跳蕩。書寫中的速度變化是一個很突出的因素,正是這種速度的變化使得筆法、墨法、章法都在發生著變異,形成了具有桂雍自身特點的書法風格。桂雍書法強調正面取勢,吸取了張旭、懷素草書的飛揚舒展的藝術魅力,同時又吸取了祝允明草書中那種猛厲跳蕩的用筆特點,所以,他的作品在慢速用筆時有一種雍容不迫、自然悠閑的美感。而與此不同的時候就會顯現出他審美的另一面,那就是八面出鋒,自有生氣。桂雍的創作,以行書和草書為主,隸書、篆書為輔。他融蘇東坡、米芾的筆法和意趣于行書,以“意”主導,逸氣彌漫,氣韻生動,一路寫來,無拘無束,悠悠揚揚,這就是桂雍追求的美學意境。

同時他又在筆墨中參以吳昌碩、沙孟海的字體張開雄勁之勢,使得他的作品重“勢”、尚“力”的特點十分凸顯,這也是他追求碑帖合一的藝術效果的體現。他在創作中無論是隸書或草書,都極其注重對傳統書家豐富內涵的摹寫和準確韻律的表現。所以,他的作品能很準確地把握前人書法的精髓。比如在隸書方面他以鄧石如隸書為摹本,寫得古拙厚重但又神采飛揚;在草書上他心儀王覺斯,喜歡他濃淡枯濕的墨韻變化,另外他又對黃山谷、林散之等大書家的豐富內涵和線條的變化用心揣摩。正因如此,他的作品在當今安徽書壇別具一格,獨占鰲頭。桂雍把自己的書法狀態歸結為“新文人書法”。

他認為傳統文人起初大多并沒有向書法藝術進取的明確目標,用毛筆寫字是他們的生活方式,這種實用的結果和反復運用,久而久之,也就形成了他們自己的風格并有了很深的造詣。其中,優秀的文人作品因在形式和內容上有著自己的獨特性和標桿性而被推崇,被廣為效法。顯而易見,傳統文人書法是水到渠成的。新文人書法則不同,他們對書法抱著一種神圣的態度,從一開始就立志成為一名書法家,在深入傳統的同時,不斷開拓書法創作的新途徑。那么,從這一點看來,新文人書法與傳統文人書法一個最大的區別就是前者是水到渠成,后者是有意為之。不管怎樣,在當今的社會條件下,即便是有意為之的書法探索也是值得肯定的。

桂雍作為新文人書法的象征是其編輯了十幾年的《書法之友》雜志,撰寫了幾十萬字的研究論文。前者使其保存著良好藝術品位和寬闊的藝術視野,后者使其對各門各派的藝術脈絡具有清晰的把握。古人所謂“腹有詩書氣自華”,正是有了這種豐厚的積累,他才能做到厚積薄發,雄視當今書壇,做到與古人神交,與今人意會。郁郁芊芊,他書法的無窮生命力正是源于此。桂雍是個痛快人,書法也是其快意人生的真實寫照。

新浪棋牌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