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熱線:13955133297
曹寶麟被告及書壇理念
發布時間:2018-11-02       閱讀次數: 20462

今天,2018年11月1日,中國最著名的書法家兼學者之一,七十二歲的暨南大學教授,博士導師曹寶麟,在安徽省宿州市埇橋區人民法院以誹謗案被告為由,出庭訴訟。緣由為曹寶麟于2017年11月5日在微信上以“成年爛賬、呼吁揭蓋”為題,揭露安徽省書協現任主席李士杰,曾經于2010年的中國書協第六屆書代會上,賄選副主席,在并未被提名前提下,得到與會400多代表中半數以上另添其名并投票。曹寶麟舉證說此消息來源于中國書協現任副主席何奇耶徒。事發之后,李士杰方面否認此事,并要求曹寶麟刪帖并道歉,被曹拒絕。李遂將曹寶麟告上法庭。

因曹寶麟為中國書壇資深人士,在書壇內外影響廣泛;李士杰為一企業家而熱衷書法,雖未得中國書協副主席之位,已然有中國書協理事兼安徽省書協主席之名。曹寶麟所云牽涉到全國書壇最高層人員產生的敏感問題,故開庭之前,已然眾議哄然,開庭之際,更引多方評說。我在這里談幾點看法:

曹寶麟微信中明言,他所發布消息為何奇耶徒提供。那么,最應該引起回應的應該是中國書協領導機關。在全國范圍的反腐敗聲浪方興未艾之中,書壇內外的腐敗問題早喧騰眾耳,前有湖南省書協按層級售賣名位之丑聞,后有陜西省書協以五六十副主席仍不敷營求之怪事,更有諸多省部級官員以得一省書協主席為求,均說明書壇權力之“含金量”已經為營求目標;書壇利益為權錢交換,已成不爭之現象。但其中具體事實案例,因書壇利益之泛濫,人事之復雜,道義之熹微,則甚難揭露。曹寶麟作為書壇資深人士,敢于與權錢交易劃清界限,先拒絕膺任李士杰修建之“合肥中國書法大廈”顧問之請,繼揭露李士杰營求中國書協副主席之謀,實為書壇今日道義良心、人格風骨之難得表現。中國書協領導無一人不熟悉曹寶麟,在得到這樣確鑿的信息之后,應該立即進行調查,得出結論,給書壇內外明確交代。但一年來,不聞中國書協有任何行動,以致對腐敗問題發難的曹寶麟被告上法庭。書壇腐敗,眾口暄暄,至今未見有一人被開庭審判(陳紹基、王友杰、胡長清等均為他事落馬);中國當今最著名之書法家,最優秀之學者曹寶麟竟然因為揭露腐敗行為率先走上被告席,此例一開,今后還有誰敢、誰愿再揭露書壇腐?書壇腐敗豈不是可以大搖大擺而行之?中國書協與其上級領導,你們想到過這個問題嗎?書壇諸多平時對腐敗問題深惡痛絕,言之滔滔之同道同儕,你們想到過這個問題嗎?

言至此,必然有人會說:案件審理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曹寶麟如果拿不出確鑿證據,就要承擔誹謗他人名譽的法律責任。首先要搞清楚:此案的普遍事實基礎及具體事實邏輯是什么?普遍的事實基礎是書壇腐敗盛行,而并未引起社會的治理決心與實際行動。具體的事實邏輯是第六屆中國書協的選舉,究竟有沒有諸多選舉人在提名候選人之外增加了李士杰為候選人?提問者或有續問:被增加為候選人就說明李士杰賄選嗎?續答云:請調閱中國書協歷屆選舉投票檔案,看看有幾人為非提名候選人而能夠得到相當投票者?這些惜墨如金的投票人,為什么冒書壇之大不韙,樂于給一個以大款身份而進入書壇者投票?如果這樣的事實基礎及事實邏輯都不搞清楚或者故意漠視,那么,以事實為基礎的原則在此案中即不復存在。法律準繩又是什么?法律是維護社會正義,維護公民權益的最后營壘。當然不是任何人以社會正義為名,以反腐敗為名,就可以對他人任意攻擊,但此案被告曹寶麟是一位資深書法家兼學者,素以清高耿介著稱,他如果對書壇腐敗現象安之若素,不言不語,完全可以榮寵備至,名利雙收。正因為反腐敗是關系國家興衰,民族精神興衰的艱難事業,以法律為準繩就必須保護反腐敗的健康力量。

此案開庭前后的諸多議論中,最為魅惑人心的是,某人為中國書法事業捐獻了很多,他得膺書壇職務越高,對書法事業越有利。這里,首先要弄清楚,什么是捐獻?外國的例子離開我們太遠,我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著名演員周潤發,將數十億港元財產,全數捐獻給慈善機構,他要求了什么職權地位的交換嗎?還有一位香港企業家田家炳,將全部財產捐獻給國內教育事業之后,自己租賃一套小三室居住,他要求了什么職權地位的交換嗎?有人會反詰:某人捐獻那么多,只不過得到一個省書協主席位置,算什么呢?這就回到前面闡述過書協職位“含金量”的問題,以捐獻為名而得到含金量極大的職位,這還不是利益交換嗎?反腐敗是反什么?首先不就是反利益交換嗎?這些年來,我國的反腐敗在軍、政兩界成就最明顯,郭伯雄、徐才厚等落馬將軍,哪一個不是搞利益交換的能手。他們的行為,已經嚴重損毀了中國軍隊的戰斗力,所以,他們的落馬國人皆稱快。文壇書壇并非世外桃源,而是凝聚人心輿情的上層建筑。腐敗因子如同癌細胞,絕不畫地為牢,自生自滅,而是在全社會滲透蔓延。文化領域的腐敗,對國民精神的損毀更加深入幽微。書法藝術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瑰寶,愛惜書法藝術,首先要珍惜其高貴高尚高潔的品質。發展中國書法藝術,根本前途在于培植社會人群中尊重文化,涵養文明,提升趣味,磨礪人格的素質,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得到世代傳承。而在人的所有素質中,堅持正義,堅持光明正大,難道不是應該放在基礎地位嗎?如果承認這樣的道理,那么,投入書法事業、參與書法活動、擔任書壇職務,就應該堅持這樣的理念,那么,以金錢換取書壇職務之行為,究竟是什么性質,還需要辯論嗎?

曹寶麟先生因為堅持他的書法理念和人生追求,竟以被告身份千里迢迢去出庭。不論這個審判是什么結果,我都向曹先生致敬。而且我相信,這個審判如果判決曹先生無過,當然是對書壇反腐敗行動的支持,那么,我們要求中國書協進一步追查曹先生提供的事實線索,承擔起自己的法定責任,引領中國書壇反腐敗的事業;即使因為種種原因,曹先生沒有得到支持,也絕不等于中國書壇正義的消亡,而將激發更多人對中國書法文化真義的探求,以及對文化領域反腐敗事業的投入。我們經常唱的一首歌,我要填一句詞:中國書壇倒了最危急的時候,就看你發出什么聲音?(作者:李廷華)

新浪棋牌大厅 体育彩票十一选五开奖 八大权重板块是哪些 重庆欢乐生肖走势图个位 3d试机号技巧准确 江苏七位数开奖查询 下周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贵州快三开奖查询 2019股票开市时间 天一图库印刷区最早最齐全的 今快3开奖结果查询